李鴻章權傾朝野,這位六品小官卻指名道姓請皇帝殺他

自從曾國藩、左宗棠先後病逝後,李鴻章就成了清廷最有實權的封疆大吏。

當時,李鴻章任職直隸總督兼北洋通商大臣,在內政外交上都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和影響力。李鴻章手裏擁有淮軍和北洋水師,掌控了清廷最精銳的常備武裝力量。同時,李鴻章門生、部下遍及朝野,任職總督、巡撫者比比皆是。因此,用“權傾朝野”四個字來形容李鴻章,一點都不過分。

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是不敢招惹李鴻章的。除非他不是一般人。

安維峻,就是這樣一位不同尋常的人。

安維峻,字曉峰,生於1854年,甘肅秦安縣人。19世紀70年代,左宗棠任職陝甘總督時,認識了安維峻,對這位青年才俊欣賞有加,鼓勵他勤奮讀書,“讀書當為經世之學,科名特進身之階耳。”安維峻家境貧寒,進京參加會試時囊中羞澀。左宗棠從俸祿裏拿出30兩銀子,資助他進京趕考,“寄上票銀三十兩為膏火薪炭之資,幸驗納”。

安維峻兩次參加會試,均名落孫山。左宗棠安慰他:“科名不足為人輕重,幸勿介懷。”正是在左宗棠的鼓勵的支持下,1880年,26歲的安維峻終於金榜題名,考中進士,步入官場。

在左宗棠的影響下,安維峻形成了性情耿直、不阿權貴的個人處事風格。在非常講究裙帶關係的晚清時期,安維峻這樣做非常吃虧。他雖然貴為翰林,但仕途一直走得磕磕碰碰。直到1893年,當了十幾年京官的安維峻才被提拔為福建道監察禦史。

按照清朝官製,監察禦史屬於正六品。在高官如雲的京城,這種正六品官員一點都不起眼,存在感很低。不過,監察禦史雖然品級低,權力卻不小。它的職掌為“彈舉官邪,敷陳治道,審核刑名,糾察典禮”等,有權專折奏事,對文武百官進行彈劾。這為安維峻彈劾李鴻章埋下了伏筆。

1893年,正值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前夕。對於日本的咄咄逼人,清廷內部發生了嚴重分歧。身為直隸總督兼北洋通商大臣的李鴻章,屬於主和派,主張對日本進行妥協和退讓。這與慈禧太後一拍即合。而光緒皇帝主張對日本采取強硬態度,維護國家和民族的尊嚴,身邊卻沒有多少支持。

安維峻為了支持光緒皇帝,在一年多時間裏接二連三地上書了65道奏折,對慈禧太後、李鴻章等主和派進行嚴厲抨擊。1894年12月,安維峻更是上書《請誅李鴻章疏》,請求光緒皇帝將李鴻章“明正典刑”。這是要李鴻章項上人頭以謝天下的意思。

在這份奏折裏,安維峻慷慨激昂地曆數李鴻章的罪行,說他“驕悖貪鄙、昏憒耄荒”。“平日外挾敵國、內結宮掖以自重,鞾鞭籠綿,餽遺不絕”,“當倭人犯順,逆跡顯然,自恐寄頓倭國私財,一朝決裂,不能抽提,故不欲出於戰,且不為之備”。中日甲午戰爭打響後,李鴻章又“任奸民接濟倭船煤米,任軍械所售倭頭等快槍;而於我軍前敵糧餉、軍火,則故意遲捺之”。如果有人主張抗戰,便會遭到李鴻章的嗬斥。有人說李鴻章“聞敗則喜,聞勝則憂”。

不僅如此,安維峻還旁敲側擊地抨擊了慈禧太後、李蓮英賣國求榮:“日來傳聞,謂議和出自皇太後懿旨,李蓮英實左右之。此等道路傳言,臣未敢深信。何者?皇太後既歸政於我皇上矣。若猶遇事牽製,將何以上對祖宗,下對天下臣民乎?至李蓮英給役宮廷,豈可幹預政事?”

最後,安維峻建議光緒皇帝,要麽將李鴻章撤去直隸總督職務,安置到閣部閑散職位;要麽將李鴻章明正典刑,斬草除根。

安維峻的奏折一石激起千層浪,震驚朝野。慈禧太後勃然大怒,下令將安維峻革除職務,交刑部議處。按照慈禧太後的意思,不但要殺掉安維峻,還將嚴懲一批主戰的大臣。光緒皇帝見此,出於保護安維峻的想法,主動頒發了一道聖旨,稱安維峻“肆口妄言,毫無忌憚,若不嚴行懲辦,恐開離間之階端”,於是將安維峻“著即革職,發往軍台贖罪,以示儆戒”。

正因為光緒皇帝的介入,安維峻保住了一命。

此後,安維峻被發往張家口軍台。當他離開京城時,許多文朋詩友前來送行。送行的地點,特意選在明朝中期著名諫臣楊繼盛的故宅。他們以這種特殊的方式,來表達對安維峻的敬意。送行的人群裏,甚至還有一位八旗貴族、時任烏裏雅蘇台參讚大臣誌銳。誌銳送給安維峻一枚“隴上鐵漢”印章。從此,安維峻獲得了“隴上鐵漢”的美名,名揚天下。

安維峻在張家口度過了5年謫戍生活,於光緒二十五年被釋放回到京師,病逝於1925年,享年72歲。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