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檜如何從力主抗金的主戰派,變成割地議和的主和派?

有這樣一個宋朝大臣,當金軍大舉南侵時,他主張在金軍麵前不要太軟弱;當金軍要求割讓土地時,他主張金國人狡詐,要對他們做好防禦工作;當皇帝派他出使金營割地求和時,他竟然引以為恥,3次上書請求辭掉這一職務……

你以為這個宋朝大臣會是誰?不要亂猜想,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被朱熹罵為“萬死而不足以贖買”的秦檜。

秦檜的前半生,簡直稱得上一名力主抗金的主戰派。

秦檜生於1090年,生於湖北黃州(今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後來遷徙到江寧(今江蘇省南京市)。我查了一下,不管是黃州區還是南京市,都沒有將秦檜列為本地區的曆史名人,倒是南京市將秦檜的後人、清朝狀元秦大士列為本地區的曆史名人。秦檜的父親秦敏學做過縣令,算是官宦之家了。但是秦檜對自己的生活狀態不滿意,還寫下“若得水田三百畝,這番不做猢猻王”的詩句。

1115年,秦檜考中進士,步入仕途。那時候秦檜已經25歲了。此後,秦檜曆任密州教授、太學學正等職。

1126年,由於金軍大舉南侵,宋徽宗倉皇之下,將皇位禪讓給兒子,是為宋欽宗。當時,金軍來勢凶猛,朝廷裏麵主張議和的大臣很多,主戰派屬於少數。秦檜卻給宋欽宗上了一份報告《上欽宗論邊機三事》,請求朝廷不要對金軍太軟弱,削弱自己的力量。

當然,秦檜人微言輕,這些話並沒有什麽用,絲毫影響不了政局。

當年12月,金軍兵臨城下,包圍了京城汴京(今河南省開封市),並獅子大開口,向宋朝索要太原、中山、河間3鎮。在情況非常危急的情況下,秦檜再次給宋欽宗打了一份報告,提出了4條建議:“一言金人要請無厭,乞止許燕山一路;二言金人狙詐,守禦不可緩;三乞集百官詳議,擇其當者載之誓書;四乞館金使於外,不可令入門及引上殿。”

在秦檜看來,金軍貪得無厭,不能一下子就滿足他們的胃口,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隻能割讓燕山一路給他們。與此同時,宋朝軍隊要做好防禦工作。召集文武百官詳細討論,選擇恰當的語言寫入誓書。在城外設館安置金使,不能讓他入城和上殿。

對於秦檜的這些建議,宋欽宗依然不置可否。諷刺的是,後來宋欽宗任命張邦昌為河北割地使時,又任命秦檜為張邦昌的助手,去金營割地求和。秦檜引以為恥,3次給宋欽宗打報告辭職,稱“是行專為割地,與臣初議矛盾,失臣本心”。

強扭的瓜不甜,宋欽宗隻好同意了。

不僅如此,宋欽宗開會商議是否割地時,時任右諫議大夫的南宋名臣範宗尹等70人同意割地,隻有秦檜等36人不同意割地。當一名少數派還是需要勇氣的。

那麽,秦檜什麽時候變成了主和派?

1127年,金軍攻陷了汴京後,將宋徽宗、宋欽宗以及後妃子女、王公貴族等人悉數押送回金國。秦檜也被抓去了北方,並在金國生活了3年。

正是在金國的這段經曆,改變了秦檜的性格。他投靠了金國,為金軍賣力。1130年,當慘烈空前的楚州之戰打響後,秦檜按照金軍統帥完顏昌的授意,給抗金軍民寫了一封勸降書。這恐怕是秦檜從主戰派走向主和派的轉折點吧。

楚州之戰結束後,秦檜帶著家眷回到了南宋行都臨安(今浙江省杭州市),回到了朝廷。當時的宰相範宗尹、樞密院李回都與秦檜關係很好,在宋高宗麵前推薦秦檜,秦檜因而得到了宋高宗的重用。

在這之前,南宋的對金策略,是一邊防守一邊議和。秦檜回到朝廷後,立即拋出了積極議和的策略,提出“如欲天下無事,須得南自南,北自北”,這就是說,金國和南宋一個統治北方,一個統治南方,兩者“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幹擾。宋高宗一聽,正合我意,讚揚道:“檜(秦檜)樸忠過人,朕得之喜而不寐。”宋高宗立即提拔秦檜為禮部尚書。

如果說南宋初期,在“靖康之變”的刺激下,朝廷上主戰派占據了上風,敢於公開主張議和的大臣寥寥無幾;那麽到了秦檜回到朝廷後,宋高宗與他君臣投緣,一唱一和,對嶽飛、韓世忠、劉光世等主戰派進行強力壓製,導致主和派的大臣占據了上風,甚囂塵上。

白居易曾經寫過兩句詩:“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複誰知。”這兩句詩來形容秦檜再合適不過了。是啊,如果當初秦檜被俘虜到金國後,就死在了那裏,或許就不會有陷害嶽飛等忠良人士,導致遺臭萬年的那些事情了。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