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檜大傳》為秦檜翻案:如果秦檜站起來了,嶽飛又該怎樣?

最近網絡上流傳著一本“煌煌巨著”:《秦檜大傳》,在坊間引起了很大的爭議。這本書的扉頁上赫然寫道這樣幾排字:“謹以此書熱忱紀念為結束戰亂、造福蒼生做出卓越貢獻的南宋傑出政治家、思想家、戰略家、外交家、文學家、書法家,救時真宰相秦檜誕辰九百三十周年”。

我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結束戰亂、造福蒼生”“政治家、思想家、戰略家、外交家、文學家、書法家,救時真宰相”這樣的褒義詞,的確是與“秦檜”兩個字聯係在一起。南宋宰相秦檜生於1090年,今年的確是他的930周年“誕辰”。

這就是說,《秦檜大傳》歌頌的,正是中國曆史上著名奸臣之一的秦檜。如果秦檜地下有知,得知有人給自己加上了這麽一長串頭銜,怕是會羞愧得不知說什麽好吧?

《秦檜大傳》的作者叫鄧光華。鄧光華是海南省社會保險事業局原局長,目前已賦閑。我在網上找到了鄧光華的博客,發現他從2014年6月1日起,開始撰寫係列文章《我看秦檜》,來為秦檜翻案。在這之前,鄧光華發表在博客上的文章,多是讀書筆記、旅行遊記之類的短篇散文,很符合一名退休幹部的生活狀態。

當然,要給秦檜翻案,將他洗白為一名“為結束戰亂、造福蒼生做出卓越貢獻的南宋傑出政治家、思想家、戰略家、外交家、文學家、書法家,救時真宰相”,也不是不可以。關鍵在於,你要提供足夠的證據,來證明秦檜當得起這份榮耀。

鄧光華的證據在哪裏呢?

我搜尋了鄧光華博客上的相關文章,發現他為秦檜翻案的證據大致有如下幾條:

一是宋高宗趙構很信任和重用秦檜,在秦檜死後還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並追贈申王,諡號“忠獻”。二是引用鄂州前軍副統製王俊等人的供詞,來證明嶽飛死得並不冤枉。三是引用《刑部大理寺狀》,來證實嶽飛罪有應得。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鄧光華故意忽略了,雖然宋高宗給予秦檜很高的評價(他們都是議和大道上誌同道合的一路人,彼此評價必須高啊),可秦檜死了51年後的1206年,宋寧宗就追奪了秦檜王爵,將他的諡號改為“謬醜”。顯而易見,“謬醜”不是一個美諡。曆朝曆代的人們,包括南宋理學家朱熹、元朝宰相脫脫、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清末民初思想家梁啟超等,對秦檜惡評如潮。

朱熹多儒雅的人,他這樣評價秦檜:“秦檜之罪所以上通於天,萬死而不足以贖買。”這是說,秦檜死一萬次都不足以贖罪。

鄧光華引用王俊供詞和《刑部大理寺狀》來證明嶽飛有罪,更加荒唐可笑。王俊是受到張俊的唆使,來陷害嶽飛的幫凶;《刑部大理寺狀》是秦檜等人在已經將嶽飛抓捕在監獄的情況下,羅織罪名的結果,沒有任何實際人證、物證,在法律程序上根本就站不住腳。

值得警惕的是,《秦檜大傳》開了一個為秦檜翻案這樣一個不好的頭。如果秦檜站起來了,被洗白了,那麽嶽飛又該怎麽樣?

既然奉行割地、稱臣、納貢議和政策的秦檜是“結束戰亂、造福蒼生”的人,那麽堅持抗擊金軍的嶽飛,豈不是變成了發起戰亂、禍害百姓的奸人?

既然結納私黨、斥逐異己、屢興大獄的秦檜是“南宋傑出政治家、思想家、戰略家、外交家、文學家、書法家,救時真宰相”,那麽畢生致力於恢複中原、收複河山、拱衛南宋江山、保衛南宋子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嶽飛,又將擺在什麽問題?

那樣的話,嶽飛還是萬人敬仰的民族英雄嗎?他那“精忠報國”的光輝事跡,將從曆史教科書裏拿出來嗎?是不是要以秦檜替而代之?

唯一讓人有些欣慰的是,由於鄧光華並沒有提供強有力的證據來為秦檜翻案,《秦檜大傳》這樣錯誤百出、價值觀扭曲的書籍,沒能夠在國內的正規出版社出版。

從網絡上流傳的《秦檜大傳》圖片上看,這本書籍由香港天馬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屬於花點錢買一個書號就能過一把“出書癮”的做法,絕對不能在國內公開發行和銷售,否則屬於非法出版物。想到這裏,我倒有點釋然了,為國內堅持底線的出版社點個讚。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