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蓋搶了楊誌的生辰綱,後來在梁山見麵了,是什麽場景?

楊誌的前半生,運氣真心不好。

他本是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令公之孫,通過武舉考試進入官場,當了一名殿司製使官,因押送花石綱時,遭風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綱,不能回京赴命,被迫流亡江湖。後來,楊誌遇到恩赦,被赦免了罪行,要回到京城開封謀求複職。不料,高俅痛罵了楊誌一番,將他趕出去,楊誌官複原職的夢想破滅。楊誌流落街頭,用盡盤纏,隻好出賣祖傳寶刀。在賣刀時,潑皮牛二來惹是生非,楊誌一怒之下,將牛二殺掉,被以“鬥毆殺傷,誤傷人命”之罪,刺配到大名府。

大名府梁中書看中了楊誌的一身武藝,派他押送生辰綱到京城,送給嶽父蔡京。這是楊誌麵臨的一個重大機遇。如果楊誌順利地完成了任務,回來後在梁中書的關照下,謀個一官半職,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梁中書自己都信誓旦旦地對楊誌說了:“你若與我送得生辰綱去,我自有抬舉你處。”

然而,楊誌不幸遇到了晁蓋、吳用一幹人,被劫走了生辰綱。那一刻,楊誌心灰意冷,對未來失去了信心,產生了自殺的念頭:“如今閃得俺有家難奔,有國難投,待走那裏去?不如就這岡子上尋個死處。”

好在楊誌正要跳下黃泥岡時,猛可醒悟,曳住了腳,尋思道:“爹娘生下灑家,堂堂一表,凜凜一軀,自小學成十八般武藝在身,終不成隻這般休了!比及今日尋個死處,不如日後等他拿得著時,卻再理會。”

有意思的是,晁蓋、吳用等人害得楊誌傾家蕩產,仕途暗淡,人生命運發生了重大轉折;但在不久之後,他們竟然又見麵了。

晁蓋、吳用等人劫奪了生辰綱後,在官府的追殺下,被迫上了梁山泊。梁山泊的寨主王倫心胸狹窄,不肯收留他們。林衝氣憤不過,將王倫殺掉,收留了晁蓋、吳用等人。晁蓋、吳用、公孫勝分別坐了梁山泊第一把、第二把和第三把交椅。林衝坐了第四把交椅。

及至後來,晁蓋、吳用等人收留了宋江等人一幫人,隊伍越來越龐大。那時候,楊誌在哪裏?

楊誌丟掉生辰綱後,正打算奔赴梁山泊,卻遇上了曹正和魯智深。他們三人殺掉了二龍山寨主鄧龍,一起當了山寨之主。不久,武鬆也來到二龍山入夥。

是誰讓楊誌和晁蓋等人再次相聚呢?他叫雙鞭呼延灼。

呼延灼在征討梁山泊失敗後,逃到青州來,幫助慕容知府征剿桃花山、二龍山、白虎山。魯智深打算聚集三山兵馬,一同攻打青州。楊誌卻認為如果要攻打青州,必須動用大隊人馬。三山兵馬有限,力量薄弱,難以攻克青州,不妨向梁山泊借兵。晁蓋欣然同意,安排宋江帶著大隊人馬協助桃花山、二龍山、白虎山攻打青州,收複了呼延灼,攻下了青州。

此後,桃花山、二龍山、白虎山全部加入梁山泊的隊伍。楊誌也成為了梁山泊的新任頭領。

大夥兒在聚義廳上相聚時,不免說起了往事。楊誌沒有提生辰綱之事,而是說到當年王倫邀請他加入梁山泊的舊事。眾人皆道:“此皆注定,非偶然也!”

楊誌不提生辰綱,晁蓋卻主動提了。書中提到:“晁蓋說起黃泥岡劫取生辰綱一事,眾皆大笑。次日輪流做筵席,不在話下。”我們不知道在哈哈大笑的眾人裏麵有沒有楊誌,但無論如何,對於渡盡劫波的楊誌來說,一切都不重要了。

楊誌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從比較現實的角度來看,楊誌不可能和晁蓋、吳用等人翻臉。天下很大,四海很廣,但能夠容納楊誌的地方很少了。一旦離開梁山泊的庇護,楊誌將無處可去。回到二龍山?那是死路一條。二龍山連小小的青州都奈何不了,更別說實現楊誌那“指望把一身本事,邊庭上一槍一刀,博個封妻蔭子,也與祖宗爭口氣”的終極夢想。

法國作家羅曼·羅蘭在《米開朗基羅傳》裏說:“世界上隻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它。”對於楊誌而言,沒有過不去的坎,沒有翻不過山。未來的日子還很長,需要楊誌認真麵對。意氣用事是不行的。

“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於是,楊誌站在眾人的身影裏,微微地笑了起來。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