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門島有多可怕?蔡京用這三字將濟州府尹嚇得大驚

在《水滸傳》第十七回裏,梁中書送給嶽父蔡京的生日禮物生辰綱被晁蓋、吳用等人劫走後,蔡京馬上派人送一份公文給濟州府尹,責令他在10日之內破案,見嫌犯全部送到京城開封。否則,要請濟州府尹“去沙門島走一遭”。

濟州府尹看完公文大驚,當即派三都緝捕使臣何濤前往破案,如果“不用心”,必將“先把你這廝迭配遠惡軍州,雁飛不到去處”。不僅如此,濟州府尹還將何濤臉上刺下“迭配……州”字樣,將刺配的州名暫時空缺,看起來是既殘酷又有幾分可笑。

沙門島是什麽地方,為什麽蔡京提了這3個字,會把濟州府尹嚇得大驚?

沙門島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地名,又稱長島、廟島等。《中國古今地名大辭典》記載:“沙門島,在山東蓬萊縣西北六十裏。”在古代神話中,蓬萊是一個仙山;而沙門島就是一個讓人望而生畏的地方。從五代以後,沙門島就是流放、囚禁犯人的地方。

《舊五代史、隱帝紀下》記載:“庚午,前永興軍節度副使安友規除名,流登州沙門島。”庚午年是950年。此前,後漢永興軍節度使趙思綰反叛,被樞密使郭威擒獲殺掉;朝廷追究前永興軍節度副使安友規的責任,將他革除職務,流放到沙門島。

這是有據可查的第一名流放沙門島的官員。

在五代十國期間,被流放到沙門島的官員越來越多。到了宋朝,朝廷繼承了這一傳統,沙門島作為流放官員的主要場所之一。後來,朝廷不但將官員流放到沙門島,還將赦免死罪的犯人流放到沙門島。

當時,流放犯人的地點,有遠近之分,大致有本州、鄰州、五百裏、一千裏、兩千裏、三千裏、沙門島等。沙門島屬於最遠的地方。在《水滸傳》裏,盧俊義、裴宣都被流放到沙門島。幸運的是,盧俊義在流放途中,被燕青救下;裴宣在流放途中,被鄧飛、孟康救下。

那麽,朝廷為什麽不把犯人流放到嶺南去呢?從距離上來看,嶺南比沙門島更遠。這是因為,嶺南雖然尚未開發,但除了海南島以外,其餘大部分都與內地相通。沙門島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個孤島。犯人到了沙門島,插翅難飛。

在犯人眼裏,沙門島無異於人間地獄。

《宋史》《宋會要輯稿》《續資治通鑒》等史書都記載了沙門島的情形。沙門島監押條件很差,犯人經常遭到獄卒的虐待。海島上風光旖旎,可這一切都與犯人無關。犯人要經年累月參加繁重的勞動,稍有鬆懈便會遭到獄卒的毒打。

《宋刑統》規定,監獄方麵應該給犯人提供飯食,“應給飯食而不給者,杖六十”。到了沙門島,這樣的規定就成了一紙空文。獄卒一不高興,就會克扣犯人的夥食。犯人在獄卒的盤剝之下,常有餓死現象發生。

1010年,有官員報告給朝他要,聲稱沙門島犯人“多殍死,請粗給寂粟”。宋真宗下令給犯人每人、每天供應1升糧食。可是,這些增加的糧食並沒有進入犯人的飯碗,而是進入到獄卒的口袋。

沙門島上犯人餓死,一半原因是由於獄卒克扣夥食,另一半原因是犯人數量的急劇增加。最初,犯人定額為200人。朝廷根據這一定額配發口糧。後來,犯人定額增加到300名。可實際上,關押的犯人遠遠超過定額,導致口糧根本就不夠吃,還影響到獄卒克扣犯人口糧。

怎麽辦呢?沙門島監獄管理方采取了一個“絕妙”的辦法,超編一個犯人,就把另外一名犯人扔到大海裏,“沙門島黥卒溢額,則取一人投於海”。宋神宗年間,官員馬默擔任登州知府時,發現沙門島的官員李慶,兩年內用這個辦法虐殺了700個犯人。

李慶自知罪惡深重,自殺了。

馬默將這種情況奏報給朝廷,建議如果以後沙門島上的犯人超編時,就甄選一個來島時間較長、改造態度積極的犯人,移送到登州本土牢城拘押。宋神宗接受了這個建議,此後就再無將犯人扔到大海的事情發生。

在各種原因的疊加下,沙門島監獄的死亡率非常高。

1058年,京東路轉運使王舉元給宋仁宗打了一份報告說,發配到沙門島的犯人,“如計每年配到三百人,十年約有三千人,內除一分死亡,合有二千人見管,今隻及一百八十,足見其弊。”每年流放300名犯人到沙門島,10年約有3000人。10年後,隻有180個犯人還活在沙門島。犯人的存活率竟然隻有6%。《宋史·刑法誌》也說:“罪人貸死者,舊多配沙門島,至者多死。”

難怪濟州府尹聽了“沙門島”3個字後,會嚇得大驚。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