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生辰綱的功臣白勝,為何在梁山大聚義時排名墊底

智取生辰綱,是《水滸傳》裏第一場濃墨重彩的大戲,這場大戲離不開一個小人物——白勝。

我們知道,智取生辰綱的具體地址是黃泥岡。黃泥岡與晁蓋、吳用等人居住的東溪村,還有一段距離。晁蓋、吳用、公孫勝、劉唐、阮氏三雄如果貿然出現在黃泥崗,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恰好白勝家住在黃泥崗附近的安樂村。因此,晁蓋、吳用、公孫勝、劉唐、阮氏三雄便提前住進白勝家裏,方便行事。

為智取生辰綱小團體提供居住場所,這是白勝發揮的第一個作用。

吳用為了劫奪生辰綱,設計了一條精妙的計策:想辦法把混有蒙汗藥的酒賣給楊誌等人,將他們毒倒,刀不血刃地劫走生辰綱。但是,黃泥崗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任何外地酒販都不可能出現在黃泥崗。隻有本地人酒販,才有可能挑著擔桶從黃泥崗經過。扮演這個角色的,除了白勝,再無第二人合適。

扮演本地酒販,把酒賣給楊誌等人,這是白勝發揮的第二個作用。

事實證明,白勝將酒販角色扮演得惟妙惟肖,成功地騙過了精明能幹的楊誌,完成了任務。

在智取生辰綱這場大戲裏,白勝居功至偉,實屬功臣之一。不過,成也白勝,敗也白勝。

智取生辰綱後,白勝因為喜歡賭錢,導致行蹤暴露,被濟州官府作為突破口率先抓捕。在抓捕時,白勝獲得的一包金銀埋藏在床下,也被發掘出來。這下人贓並獲了。公差將白勝和老婆,以及一包金銀全部帶走。

隨後,濟州官府對白勝進行嚴刑拷打,逼問劫奪生辰綱的前因後果。最初,白勝還是挺有骨氣的,打死不肯說出來。後來,府尹詐了他一把,喝道:“告的正主招了贓物,捕人已知是鄆城縣東溪村晁保正了,你這廝如何賴得過!你快說那六人是誰,便不打你了。”白勝又挨了一陣打,確實熬不過去了,再想反正晁蓋也被暴露了,隻好將晁蓋招供出來。

幸運的是,當濟州府尹派三都緝捕使臣何濤親自帶領20個眼明手快的公人,前往鄆城縣捉拿晁蓋等人時,鄆城縣押司宋江知道了此事。宋江與晁蓋是心腹兄弟,在穩住何濤等人的同時,親自趕去通知晁蓋,讓他們迅速躲避,這才躲過一劫。

有人指責白勝,說他不夠義氣,熬不過嚴刑拷打,將晁蓋等人招供出來。其實,當時晁蓋與白勝一樣,都已暴露行蹤。就算白勝沒有招供,官府遲早會找晁蓋的麻煩。白勝是否招供,並不影響晁蓋等人的結局。

所以,晁蓋、吳用等人心知肚明,毫無怪罪白勝的意思。晁蓋、吳用等人上了梁山泊後,安定下來了,立即想到了還身陷囹圄的白勝。晁蓋說:“白勝陷在濟州大牢裏,我們必須要去救他出來。”吳用回答:“白勝的事,可教陌生人去那裏使錢,買上囑下,鬆寬他,便好脫身。”

於是,白勝也被救了出來,到了梁山。

白勝初到梁山,在21個頭領裏排行最後。梁山招兵買馬,吸引五湖四海的江湖豪傑來臨,逐漸兵強馬壯,白勝作為梁山泊的元老之一,排名幾乎沒有改變,始終處於墊底的位置。到梁山大聚義時,108條好漢全部到齊,這時候白勝排名106位,為倒數第三位,職務為“走報機密步軍頭領”。

倒數第一的是金毛犬段景住,倒數第二的是鼓上蚤時遷。他們上梁山泊的時間,遠遠晚於白勝,而且都是“偷雞摸狗”之輩。白勝居然與他們混在一起,是不是被宋江嫌棄了呢?

在很大程度上,與白勝的身份有關。

白勝的身份是一個村裏的閑漢,整日裏遊手好閑,唯一的工作是賭錢。從身份上來說,白勝與被楊誌殺死的潑皮牛二,是一路人。牛二命不好,遇上了楊誌;白勝命好,遇上了晁蓋,從而改變了命運。

然而,白勝到了梁山泊,依然沒有改變昔日的身份。梁山泊裏,明麵上大家都是兄弟,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暗地裏卻等級森嚴,非常講究身份秩序。

盧俊義是大名府的富商、財主、員外,一到梁山泊,宋江就要他當山寨的寨長。盧俊義死活不讓,宋江隻好讓他坐了第二把交椅。關勝是三國名將關羽的嫡係子孫,又是領兵指揮使,上了梁山泊,後來在梁山大聚義時坐了第五把交椅。

同時,白勝在梁山泊參與了一係列軍事行動,有過埋伏、救應、報信等戰功,但總體上並沒有特別引人注目的表現。因此,白勝能夠躋身108條好漢之列,已經很不錯了。畢竟,在梁山泊,像他這樣出身的,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