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宰相從來不向皇帝提意見,還創造了一個成語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指皇帝、君主喜怒無常,官員陪伴在他們身邊,就像陪伴老虎一樣,隨時有殺身之禍。

長此以往,官員們也學精明了,變得油滑起來,在皇帝身邊謹小慎微,唯唯諾諾,絕不肯說一句違背皇帝意願的話,以免惹禍上身。在清朝,以“多磕頭,少說話”的三朝元老曹振鏞為代表;在唐朝,以宰相蘇味道為代表。

唐朝時期,善於治國理政的名相層出不窮,如房玄齡、杜如晦、狄仁傑、姚崇等人。蘇味道貴為宰相,聲名卻並不彰顯。事實上,蘇味道的來頭並不小。他是曹魏宰相蘇則的後代,宋朝文豪蘇軾的先祖。

蘇味道生於648年,趙州欒城(今河北省石家莊市欒城區南趙村)人。蘇味道從小就聰穎過人,寫得一手好文章,與另一個河北老鄉李嶠並稱為“蘇李”。蘇在前,李在後。有意思的是,後來蘇味道和李嶠都當過宰相。

由於勤奮好學,蘇味道在20歲時就考中了進士,進入官場,第一份官職是鹹陽縣尉。當時,史部侍郎裴行儉極為欣賞蘇味道的才華,在奉命征伐突厥時,向朝廷推薦蘇味道,讓他隨軍擔任“管記”,相當於一個秘書,負責撰寫書令、表啟之類的文字。

蘇味道文章寫得棒,又有在邊境磨練的經曆,武則天上台後,對蘇味道進行了提拔重用。短短幾年下來,蘇味道升遷頻繁,曆任中書侍郎、吏部侍郎等職。694年,蘇味道被提拔為鳳閣舍人、檢校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在唐朝,鳳閣鸞台平章事指的就是宰相,為正三品。

這是蘇味道第一次擔任宰相,當年他年僅46歲。正所謂“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不過,好景不長,第二年,蘇味道就因為得罪了武則天,與另一位宰相張錫雙雙被革除官職,關在監獄裏。武則天還派人到監獄裏觀察他們。張錫表現得從容自如,完全沒有階下囚的感覺;蘇味道是第一次坐牢,表現得忐忑不安,連飯都吃不下……於是,武則天便將張錫流放到嶺南去,將蘇味道貶為集州刺史,不久複召為天官侍郎。

698年,武則天第二次將蘇味道任命為宰相。

宰相輔佐皇帝處理家國大事,是百官之長,位尊權重,理應經常向皇帝建言獻策,盡到一名宰相的職責。前麵提到的唐朝名相房玄齡、杜如晦、狄仁傑、姚崇等人,無不如此。房玄齡在輔佐唐太宗李世民時,就經常提出意見和建議,比如勸諫李世民不要征伐高麗,不要平庸之輩等,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蘇味道卻鑒於前車之鑒,從來不向武則天提意見和建議,更別說勸諫了。與初入官場時的偶露崢嶸相比,現在的蘇味道越來越“油膩”,老於世故,處事圓滑。他經常對別人說一句話:“處事不欲決斷明白,若有錯誤必貽咎譴,但模棱以持兩端可矣。”這是說,在處理事情時,一定不要決斷得太清楚、太明白。否則的話,如果處理錯了,必然會遭到追究責任。隻有決斷時態度模糊,別人才不會抓住小辮子。

蘇味道這句話太有名了,人們將他戲稱為“模棱手”或者“蘇模棱”。後來,這句話又衍生出一個成語“模棱兩可”。許多人經常使用這個成語,卻不知道它是蘇軾的先祖蘇味道創造出來的。

盡管蘇味道精通為官之道,還總結出來了經驗教訓,但他的官場之路還是走得不夠順利。

有一年,蘇味道在將父親改葬時,將鄰居鄉親的墓田毀掉了不少,還請了很多人來幫忙,超過了規格,引來了禦史的彈劾,武則天第二次革除了蘇味道的宰相職務,將他貶為坊州刺史,不久轉任益州大都督府長史。

705年,太子李顯,宰相張柬之、崔玄暐等大臣在洛陽紫微城,發起了著名的“神龍之變”,逼迫武則天退位並將武則天寵臣張易之誅殺於集仙殿。事後,武則天將皇帝寶座還給李顯,是為唐中宗。唐中宗清除張易之殘餘勢力時,將蘇味道當作張易之的餘黨,將他貶為眉州長史,隨後遷為益州長史。

蘇味道在離開眉州前往益州就任的途中,因為年老力衰,舟車勞頓,病逝於路上,享年58歲。唐中宗看到蘇味道當了37年官,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追封為冀州刺史。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