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窮人活不下去了可以選擇吃牢飯嗎?最好別這樣做

美國作家歐·亨利寫過一篇短篇小說《警察與讚美詩》,講述一個窮困潦倒、無家可歸的流浪漢蘇比,故意去飯店吃霸王餐,砸碎商店玻璃,調戲少婦,爭搶他人的傘等,就為了在冬天到來時,去監獄裏躲避寒冷和饑餓。這篇短篇小說因收入中學語文教材,而為國人熟知。

在中國古代,當窮人活不下去了,可以選擇去監獄裏吃牢房嗎?我先說答案:最好不要這樣做。

《警察與讚美詩》發表於1904年。那時候,中國正處於清朝末期。我們就來了解,清朝時期的中國監獄是什麽樣的情形。

首先,這監獄長什麽樣子呢?

晚清作家李伯元寫過一本全本古典小說《活地獄》。書裏寫道:“這班房就在衙門大門裏頭,大堂底下,三間平屋,坐西朝東。進得門來,原是兩間打通,由南至北,做起一層柵欄,外麵一條小小弄堂,隻容得一人走路,柵欄裏麵地方雖大,鬧哄哄卻有四五十人在內,聚在一處,一時也數不清楚……雖說這時候才交二月,天氣著實寒冷,然而那一種髒肮的氣味,未曾進得柵欄已使人撐不住了。”

寥寥幾句話,便交代了清朝監獄惡劣的生存環境。

你也許會說,《活地獄》是小說,虛構成分多,不足為憑吧?我們就來看一看保留至今的監獄。

在山西平遙,有一座全國現存規模最大的縣衙。在縣衙的西側,有一座監獄,是中國目前唯一保存下來的清朝監獄。監獄裏設施設備齊全,有“重獄”“輕獄”“女獄”“獄神廟”“子孫房”等房間。

讓人望而生畏的是,監獄裏麵有著各種各樣的刑具,如重型腳銬、木枷、刑車、木驢等,足以讓每一個進入監獄的囚犯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重型腳銬專門為重罪犯人準備,犯人一旦戴上這種重型腳銬,就沒辦法行走,隻能坐在地上。輕罪犯人則會戴上幾十斤到一百多斤不等的木枷,一百多斤木枷戴上以後,很快就會把脖頸上的皮膚扣削下去,血肉糜爛,露出白骨。刑車是把即將被處斬的犯人拉出去遊街示眾的車子。至於木驢,那是為女性犯人特別準備的一種刑具。

這是尋常刑具,有的監獄“發明”了特別的刑具。

英國人赫德在當海關稅務司時,一個叫唐阿七的下屬因為勒索、受賄500兩銀子,被上海道台丁日昌關進監獄。赫德去監獄探望他時,發現他慘不忍睹:“他頭上發辮係在牆壁上的釘子上;要是他的背部向後挨靠,一枚伸出來的尖針便像要刺入他的後腦袋;從他的雙手——它們扣上又小又緊的手銬——突出兩根鐵杆,一根抵住喉嚨,阻止他的頭顱向前移動,另一根對準腹部,使他的兩手一直伸開。他的腳也被盡力拉開,他難受到了極點。”

由鐵杆、釘子等組成的刑具,是木枷的“升級版”,讓受刑者痛苦不堪。赫德最恨的就是貪汙腐敗,但他見了唐阿七的慘狀,不由起了悲憫之心,在日記裏感歎道:“可憐的家夥!若非立即釋放,他勢必徹底垮掉。”赫德立即花了一大筆錢,打通關節,將唐阿七從監獄裏保釋出來。

除了刑具,犯人進入監獄後,還會麵臨著來自獄卒和牢頭的雙重折磨。挨打挨罵是家常便飯。

有人想去監獄裏吃牢房,解決生存問題。其實真是想多了。

在唐朝、宋朝,犯人進入監獄後,衣裳和糧食都需自備。

唐朝《獄官令》記載:“囚去家懸遠,絕餉者,官給衣糧,家人至日,依數征納。”如果犯人關押的地方離家很遠,沒有飯吃,就暫時由官府提供衣糧,等家人到了後,全部繳納給官府。

在《水滸傳》裏,魯智深三拳打死了鎮關西鄭屠後,想道:“俺隻指望痛打這廝一頓,不想三拳真個打死了他。灑家須吃官司,又沒人送飯,不如及早撒開。”宋朝時期,囚犯的夥食主要靠家屬來送。隻有家裏太窮,送不起牢飯,才由監獄免費提供。

到了清朝,犯人的衣糧的確是由官府提供,“日給倉米一升, 寒給絮衣一件”。可經過獄卒和牢頭的剝削後,你真以為這些衣糧能夠全部落到犯人的手中?

窮人在外麵活不下去了,想去監獄裏吃牢房保命?你可知道清朝監獄的死亡率有多高?

康熙時期,文學家方苞因受《南山集》案牽連,被抓到京城刑部監獄關了兩年。方苞出獄後寫了一篇《獄中雜記》,記載監獄生活的所見所聞。他說,每天監獄裏都要死幾個人。有人說,現在天氣好,死者還不多;以往現在這個時候,每天要死幾十人。

張集馨在擔任四川按察使時,主管全省刑法之事。後來,他在自撰的年譜中記載:“前此通省瘐斃者,每年不下一二千人。”所謂“瘐斃”,指的是監獄裏的非正常死亡現象。

當然,要想在監獄裏生活得比較好,也是可以的。

李伯元在《活地獄》中寫道:“你想舒服卻也容易,裏邊屋裏,有高鋪有桌子,要吃什麽有什麽,但先花五十吊,方許進這屋;再花三十吊,去掉鏈子;再花二十吊,可以地下打鋪;要高鋪又得三十吊;倘若吃鴉片煙,你自己帶來也好,我們代辦也好,開一回燈,五吊。”隻要舍得給錢,犯人在監獄裏還可以吃鴉片。

甲午戰爭結束後,曾經在金旅之戰中不戰而逃的官員龔照璵被關進大牢。龔照璵有錢,一進監獄就花了1萬多兩銀子,將獄中上上下下都打點好了。於是,龔大人在監獄裏過著“神仙日子”,好吃好喝,還有8個姨太太輪流來到監獄服侍龔大人……

這些待遇,都是花錢買來的。普通老百姓在外麵窮得連飯都吃不起,哪裏有錢去打點獄卒和牢頭?因此,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外麵,離監獄越遠越好。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