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複做夢都想複國,為什麽不籠絡喬峰和段譽?

在《天龍八部》裏,慕容複既是一個反派人物,又是一個悲劇人物。英俊瀟灑、武功高強的他,一生執著於恢複燕國,機關算盡卻屢屢受挫,最終眾叛親離,心智失常,變成一個瘋子,在侍婢阿碧的陪同下度過餘生。

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在燕國已經滅亡了幾百年後的北宋時期,不管是慕容複也好,慕容博也好,幾乎都不能憑借個人的能力實現複國。如果他們有大人物的幫助,倒是可以有一線希望。

比如喬峰和段譽。

喬峰是遼國皇帝耶律楚才的結拜兄弟,官拜遼國南院大王,加封楚王,深得耶律楚才信任。段譽是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的世子,是大理國皇帝段正明的侄子,段正明非常疼愛段譽,早有將皇帝位置傳給他的想法。

在少室山大戰之前,喬峰、段譽對慕容複的印象頗為不錯。喬峰真心實意與慕容複交朋友,段譽也因為王語嫣的關係多次幫助慕容複。如果慕容複投桃報李,搞好與喬峰、段譽之間的關係,將來在複國之路上得到他們的一臂之力,豈不是事半功倍?

然而,陰差陽錯之下,慕容複不但沒有與喬峰、段譽搞好關係,反而在少室山一戰中反目成仇,大打出手,成了勢不兩立的敵人。

其實,我們也不能站在上帝視角,來指責慕容複有眼無珠。我們當然知道喬峰、段譽是《天龍八部》的主角,是要“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問題是,慕容複不知道啊。在少室山上時,慕容複甚至不知道喬峰、段譽的真實身份。

喬峰在率領燕雲十八騎出現在少室山之前,一直在遼國生活。他自從錯殺阿朱後,就與阿紫離開了中原,輾轉到了遼國,與遼國皇帝耶律楚才結拜為兄弟,幫助耶律楚才平定叛亂後,又官拜遼國南院大王,加封楚王。由於阿紫獨自回到中原,被丁春秋毒瞎雙眼,又跟著遊坦之到了丐幫,喬峰擔心阿紫的安危,這才冒險前往少室山。

因此,喬峰在遼國當上南院大王的事情,在中原除了阿紫外,無人知道。喬峰在少室山也沒有介紹自己是遼國南院大王,隻是自稱“契丹人蕭峰”。

段譽也是如此。段譽到中原活動多年,沒有在別人麵前顯示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世子的身份,也沒有向王語嫣顯擺:“他和王語嫣數度共經患難,長途同行,相處的時日不淺,但段譽從不向她提到自己的身份來曆。在他心目中,王語嫣乃是天仙,自己是塵世俗人,自己本來就不以為榮,而在天仙眼中,王子和庶人又有什麽分別?”

所以,不光是慕容複,就連王語嫣都不曉得段譽的真實身份。

更何況,就算慕容複真的知道喬峰、段譽的真實身份,放在少室山那種環境,他也未必會敢站在喬峰、段譽一邊。

少室山上,是什麽樣的環境呢?

一邊,是喬峰、段譽、虛竹,加上段正淳、範驊、華赫艮、巴天石等寥寥可數幾個人,燕雲十八騎不會武功,幾乎是打醬油的角色;另一邊,是以遊坦之為首的丐幫,以丁春秋為首的星宿派,以玄慈為首的少林寺,再加上各門各派的江湖豪傑,總數有1000餘人。

遊坦之、丁春秋、玄慈3人武功極高,少林寺更是藏龍臥虎。正所謂“雙拳不敵四手”,當年喬峰在聚賢莊遭到群攻,身受重傷,若非有一位大英雄突然現身相救,難免為人亂刀分屍。現在,喬峰、段譽、虛竹所麵臨的的險境,遠遠超過當年喬峰在聚賢莊中獨戰群雄。他們要想活著離開少室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慕容複如果站在他們這邊,也將麵臨同樣的難題。

慕容複是一個聰明人,“知時務者為俊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站在大多數人一邊。不僅如此,慕容複還要挺身而出,主動向喬峰等人挑戰,以此來博取江湖豪傑的好感,收買人心。

在慕容複眼裏,喬峰、段譽、虛竹等人已是“落水狗”了。既然是痛打“落水狗”,為什麽不第一個來打呢?

當然,慕容複不知道喬峰的真實身份,他父親慕容博卻知道。慕容博不管是抱負、閱曆還是見識,都遠遠強於慕容複。慕容博很清楚喬峰在遼國的重要地位,極力籠絡他,並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與他做一份交易,請他“揮軍南下,盡占南朝黃河以北土地,建立赫赫功業”,自己“建一支義旗,兵發山東,為大遼呼應,同時吐蕃、西夏、大理一時並起,咱五國瓜分了大宋,亦非難事”。

雖然最終喬峰拒絕了慕容博的交易,可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份交易相當狠毒。

“薑還是老的辣”,就憑慕容複那份小聰明和小肚雞腸,打死都想不出這樣一盤大棋。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