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的跑馬場禁止中國人入內?漢口地皮大王幹脆新修一個

第二次鴉片戰爭後,漢口被增辟為通商口岸。接下來,英國、俄國、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紛紛在漢口跑馬圈地,開拓租界。

1902年,由於法租界向漢口西北端進行拓展,引來了英國的效仿。英國人找到漢口地皮大王劉歆生,以很低的價格從他手中買到一塊位於漢口東北端(今解放公園)的800畝荒地,打算用來作為跑馬場。

跑馬又叫賽馬,是一項流行於歐美國家的體育運動。其中,英國的跑馬運動最為發達,甚至發展為一個曆史悠久、規模龐大、參與者眾多的行業。英國人在漢口生活經年,遠離了本土,日子過得很是寂寞,希望建一個跑馬場,豐富業餘生活。

很快,英國人的跑馬場修好了。不過,那時候漢口經常遭到洪澇災害侵襲,跑馬場這一帶每年大部分時間都浸泡在水裏。隻有當水退後露出地麵時,才能夠作為跑馬、練馬之用。1905年,張之洞耗費巨大財力、物力修建的“張公堤”竣工,漢口終於擺脫了洪澇災害的侵襲。英國人隨即正式修建了一個西商跑馬場,全名為“漢口西商賽馬體育會”。

在英國人的倡議下,法國人、德國人、俄國人、美國人、日本人相繼加入到“漢口西商賽馬體育會”,成為會員。由於英國人是倡議人,“漢口西商賽馬體育會”的董事長,就由英國人、海關稅務司美斯擔任。美斯卸任後,繼任者是漢口金邇洋行大班皮樂斯。

跑馬場的跑馬道長約1英裏,寬約30米,沿途豎有裏程標杆,作為正式賽馬場所。每年春季和秋季,跑馬場各舉行1次賽馬,每次賽馬約7天。春賽賽事較為頻繁,每天能賽10餘場,秋賽賽事較少,每天隻有幾場。每次到了賽馬的季節,均有成千上萬武漢人購買馬票和彩票,一賭運氣。

不過,洋人在漢口修建跑馬場後,主要提供給外國人使用,限製甚至禁止中國人進入。英國人在跑馬場外麵修建了一條長約 500米、寬20米的柏油馬路,不允許中國人在這條柏油馬路上行走、逗留。中國人雖然被允許買票進入跑馬場,但隻能坐在偏僻的看台上,不能進入賽馬決勝終點處的小型看台——這個看台是為“漢口西商賽馬體育會”的會員們專用。

在跑馬場裏,還配備有酒吧、舞廳等設施,供外國會員飲酒行樂。中國人不是“漢口西商賽馬體育會”的會員,也沒有資格進入酒吧、舞廳。

有一次,漢口地皮大王劉歆生和買辦張永璋前往西商跑馬場時,打算從正門進入,不料被印度巡捕攔住。劉歆生好歹也是漢口工商界的頭麵人物,連英國人對他也是客客氣氣的,何時受過這樣的羞辱?在那以後,劉歆生發誓再也不去西商跑馬場,並產生了修建中國人自己跑馬場的想法。

要修跑馬場,首先得有一塊地盤。劉歆生是地皮大王,在漢口囤積了幾十平方公裏的土地,修跑馬場的地盤對他來說是九牛一毛。劉歆生差的是修建資金,隻能采取與人合作的方式進行。於是,1906年,劉歆生拿出位於今天航空路、萬鬆園路一帶的大塊地盤,大約有33000平方米,作為股本,拉攏漢口商會會長周星棠、實業銀行行長梁俊華、熙太茶棧經理韋紫封、洋行買辦劉子敬等35人籌措資金,模仿“漢口西商賽馬體育會”的做法,建起一個“漢口華商賽馬公會”,人們通常稱為華商跑馬場。

華商跑馬場挨著西商跑馬場不遠,采取與西商跑馬場一樣的模式,規模更大,對所有人開放,不區分中國人、外國人,而且實行免費觀看,不收門票。所以,華商跑馬場投入營業後,廣受歡迎,前來觀看賽馬的人絡繹不絕,一時之間十分紅火。

當時,漢口有人寫了一首竹枝詞,形容華商跑馬場的火爆:“絡繹香車去馬場,春秋兩賽競華商。先鞭一呼齊呼彩,贏得佳人為捧觴。”

西商跑馬場、華商跑馬場都賺得盆滿缽滿,讓人著實“羨慕嫉妒恨”。1926年,王杆夫、吳春生、孫惠卿、王榮卿等武漢工商界人士,領銜集資合股,在今天江漢區唐家墩一帶建起了一個中外合資的“萬國體育運動會”,通稱萬國跑馬場。如今江漢區的馬場角路,就是因地處萬國跑馬場的東南角而得名。

萬國跑馬場建好後,由於遠離漢口鬧市,人氣遠低於西商跑馬場和華商跑馬場。

就這樣,武漢擁有了3個跑馬場。那時候,上海也隻有兩個跑馬場。武漢在跑馬場的興建上,超過了上海,成為中國擁有跑馬場最多的城市。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