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走出的京劇名家:慈禧太後是他粉絲,主演中國第一部電影

1934年,魯迅先生寫過一篇雜文《略論梅蘭芳及其他》,發表在《中華日報·動向》上,後收入雜文集《花邊文學》。

在這篇雜文裏,魯迅提到了一位京劇名家譚鑫培:“先隻有譚叫天在劇壇上稱雄,都說他技藝好,但恐怕也還夾著一點勢利,因為他是“老佛爺”——慈禧太後賞識過的。”譚鑫培因嗓音高亢,被稱為“譚叫天”“小叫天”。

無獨有偶,魯迅在短篇小說《社戲》裏,也提到自己專門去看譚叫天(譚鑫培)演戲,隻不過“從九點多到十點,從十點到十一點,從十一點到十一點半,從十一點半到十二點,——然而叫天竟還沒有來”。

譚鑫培於1847年出生於武昌縣(今武漢市江夏區)大東門外譚左灣九夫村。他父親叫譚誌道,是一名戲曲演員,曾經組建過戲班子走南闖北,還與京劇大師程長庚合演過 《朱砂痣》,人稱“雙絕”。譚鑫培在父親的影響下,從小就愛好演戲,得到了父親的真傳,還先後得到程長庚、餘三勝、王九齡等京劇大師的悉心指導,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表演風格,深受觀眾喜愛,很早就名動京城,連老佛爺慈禧太後都經常召他進宮演戲。

魯迅所指“慈禧太後賞識過的”,便是這件事情。

在清朝晚期,上至慈禧太後,下至王公大臣,人人都愛看京劇。慈禧太後作為一名資深的京劇迷,精通音律和劇本,對京劇表演的要求很高,京劇演員不能有絲毫差錯。因此,能夠進宮演戲的,一定是譚鑫培、楊小樓、程長庚、汪桂芬這樣頂尖級水平的京劇大師。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給慈禧太後唱戲,對於京劇演員來說,既是一種莫大的榮耀,又是一個艱難的任務。因為慈禧太後有很多禁忌,這種禁忌又不能明說,導致不少京劇演員稍不注意就觸犯了禁忌,惹得慈禧太後生氣。

有一次,河北梆子的創始人侯俊山來到宮中為慈禧太後演唱《玉堂春》。劇中有一句台詞叫“我好比羊入虎口有去無還”,侯俊山剛剛唱完,就見慈禧太後臉色鐵青。沒一會兒,慈禧太後派人將侯俊山趕出宮中。

侯俊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麽錯。後來,他從宮中太監口中得知,原來慈禧太後的生肖屬羊,在台詞中唱“羊入虎口”豈不是拐著彎兒罵慈禧太後?

與侯俊山相比,譚鑫培就老成持重多了。雖然宮廷演戲要求嚴格,戲劇演員不得隨意更改台詞,可譚鑫培在遇到忌諱詞句時,懂得隨機應變,對個別台詞進行更改和變通。

有一次在過節時,譚鑫培應邀進入宮中演出京劇傳統劇目《戰太平》,劇裏有一句台詞“大將難免陣頭亡”。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其他時間演出,這樣的台詞沒有任何問題。可譚鑫培考慮到這次演出的時間和場合,臨時將“大將難免陣頭亡”改成了“大將臨陣也風光”。這句台詞一改,慈禧太後甚為滿意,出手賞了他200兩銀子。

在晚清時期,200兩銀子足以在京城買一座不小的宅子。

譚鑫培還主演過這個第一部電影《定軍山》。

1888年,法國發明家威廉·肯尼迪·迪克森在美國愛迪生公司發明了電影攝像機和活動電影放映機,將人類帶入電影時代。沒過多久,電影進入中國。但是,中國一直沒有拍攝出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

1905年,在譚鑫培六十大壽即將到來之際,譚鑫培的朋友兼粉絲、北京豐泰照相館老板任慶泰產生了為譚鑫培拍攝一部電影的想法。於是,在任慶泰的籌劃和指揮下,譚鑫培來到豐泰照相館,花了幾天的時間拍攝了黑白無聲電影《定軍山》。任慶泰將電影拿到前門大觀樓放映,一時竟有萬人空巷前來圍觀的景象。

雖然這部電影隻有5分鍾,但在中國電影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從這一點而言,譚鑫培是中國第一名電影演員。

譚鑫培在長達50多年的京劇表演生涯裏,表演了眾多經典京劇曲目,將京劇帶入到一個嶄新的高度,並開創了京劇的第一個流派——譚派,被稱為“伶界大王”。譚鑫培的後代裏,走出了譚小培、譚富、譚元壽、譚孝曾、譚正岩等大家耳熟能詳的京劇大師。楊小樓、梅蘭芳、餘叔岩、馬連良、言菊朋、楊寶森等都得到過他的教誨。

不幸的是,譚鑫培死得卻很淒涼。

1917年4月,廣東督軍陸榮廷來到京城,受到江朝宗的熱情款待。江朝宗派人邀請譚鑫培演戲,招待陸榮廷。那時候譚鑫培年歲已高,而且患有重病,已臥床幾月,婉辭了江朝宗的邀請。江朝宗認為譚鑫培駁了自己的麵子,很生氣,派大隊人馬將譚鑫培架去演戲。在舊社會,像譚鑫培這樣久負盛名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在軍閥眼裏也不過是一名“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戲子”。

當天,譚鑫培演出的戲目是《洪羊洞》,裏麵有楊六郎被八賢王趙德芳射傷,重傷而亡的情節。譚鑫培強撐身體,演到此處時,不禁悲從中來,眼淚流下。

譚鑫培演出完畢回家,沒過多久便去世了,享年71歲。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