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皇帝曾路過漢口,並留下集家嘴、鮑家巷等地名嗎

在古代,作為“九省通衢”的武漢,沒有成為過某個王朝的都城;但是,武漢老百姓卻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證明一個皇帝曾經路過漢口。

這個皇帝是明世宗朱厚熜,即通常所稱的嘉靖皇帝。

1521年,明武宗朱厚照英年早逝,隻活了30歲。朱厚照死時沒有留下子嗣,連直係兄弟都沒有,麵臨著缺乏繼承人的大問題。朱厚照的生母張太後與內閣首輔楊廷和作出決定,改由朱厚照的堂弟、14歲的興王朱厚熜繼承皇位。

不久,朱厚熜從封地湖廣省安陸州(今湖北省鍾祥市)出發,乘坐船隻沿著漢江順流而下,來到漢口,再一路北上京城繼承皇位。當新皇帝即將路過漢口的消息傳出去後,不但漢陽府的大小官員早不早地守候在漢江兩岸的渡口邊,負責接駕,就連許多老百姓都紛紛聚集在新皇帝車駕的必經之路上,欲一睹龍顏。

後來,官員接駕的地方被稱為“接駕嘴”和“南岸接駕嘴”,報告新皇帝到達的地方被稱為“報駕巷”,老百姓探駕的地方被稱為“探駕巷”。再後來,經過不斷口耳相傳和以訛傳訛,逐漸演變成4個地名:集家嘴、南岸嘴、鮑家巷、彈夾巷。

目前,漢口的確有集家嘴、南岸嘴、鮑家巷、彈夾巷幾個地方,但嘉靖皇帝真的曾經路過漢口嗎?

我先說結論:不太可能。

我們來看《明實錄》的記載。

《明實錄》記載:“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壬午(初一),上辭興獻王墓,伏地慟哭,左右扶而起,從官莫不感泣。明日,辭聖母,車駕發安陸。戒扈從、諸臣沿途務安靜毋擾,經諸王府設供饋,悉謝不受。敕有司膳羞,廩餼止用,常品他珍異皆卻之。行殿惟取樸質,有過侈者輙去,視諸治道,倉猝不及備,亦弗問。壬寅(二十一),車駕至良鄉。癸卯(二十二),至京城外駐蹕行殿。”

嘉靖皇帝於1521年四月初一拜祭父親的陵墓,第二天(四月初二)辭別母親,從安陸出發。一路上,嘉靖皇帝要求不要騷擾沿途。途中各地王爺贈送禮物,均婉謝不受。有關部門準備的食物,隻取平常之物,不要山珍海味。路上住宿的地方,務求質樸不求奢華。地方官員倉促之際沒有準備,也不責怪他們。到四月二十一,嘉靖皇帝一行抵達位於京城南部的良鄉。四月二十二,嘉靖皇帝一行抵達京城外的行殿,暫時住下來。

從這段描述我們看出,嘉靖皇帝一共走了21天,中途比較重要的地方隻提到了良鄉。如果嘉靖皇帝路過了漢口,《明實錄》沒有理由隻字不提。

除了《明實錄》,就連當地人編撰的地方誌,都沒有記載嘉靖皇帝路過漢口的事情。

1545年,曾經擔任過江西道監察禦史的漢陽人朱衣,受漢陽知府賈應春的邀請,編撰了一部《漢陽府誌》。在這部《漢陽府誌》中,絲毫沒有提及嘉靖皇帝路過漢口。朱衣是1521年的進士。如果當年發生了嘉靖皇帝經過他家鄉的事情,他沒有理由不濃墨重彩地記錄在《漢陽府誌》裏吧?

嘉靖皇帝曾經在1539年回到湖北安陸,拜祭父母的陵墓。那麽,是不是這次嘉靖皇帝回湖北安陸時,途徑了一次漢口呢?答案也是否定的。

嘉靖皇帝當皇帝後,隻有1次離開京城。《明實錄》《明史》對嘉靖皇帝這次外出記錄較為詳細,途徑的地點也一一記載,有新鄉、黃河、鈞州、彰德、樊城、承天豐樂驛等地,唯獨沒有提到漢口。

從上述地點我們可以看出,嘉靖皇帝這次外出是走的陸路,而不是水路,因而沒有必要途徑漢口。

承天豐樂驛位於湖北安陸以北60裏處。當嘉靖皇帝一行抵達承天豐樂驛時,楚王朱顯榕立即從武昌趕到承天豐樂驛去參見。參見結束,嘉靖皇帝派人護送朱顯榕回到武昌。假如嘉靖皇帝途徑漢口,朱顯榕就完全沒有必要去承天豐樂驛。

嘉靖皇帝在1539年這次回老家後,曾經將沿途駐紮地方的當年稅賦予以減免,這些地方也沒有漢口。如果嘉靖皇帝曾經駐紮在漢口,怎麽可能減免其它地方的稅賦,而不減免漢口的稅賦?

綜上而言,既然嘉靖皇帝沒有途徑漢口,那麽集家嘴、南岸嘴、鮑家巷、彈夾巷幾個地名的來源,就與嘉靖皇帝沒有什麽關係了。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