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裏為何將老虎叫做“大蟲”?這是一種尊稱

近日閑著無事,重溫《水滸傳》。《水滸傳》不愧是經典名著,每次重溫都能有新發現。

在第二十三回《橫海郡柴進留賓,景陽岡武鬆打虎》中,描寫了武鬆打虎的故事。武鬆在“三碗不過崗”酒家吃飽喝足後,打算要過景陽岡。這時候酒家老板攔住他,說:“如今前麵景陽岡上有隻吊睛白額大蟲,晚了出來傷人,壞了三二十條大漢性命……不如就我此間歇了,等明日慢慢湊的三二十人,一齊好過岡子。”

武鬆聽了,笑道:“我是清河縣人氏,這條景陽岡上,少也走過了一二十遭,幾時見說有大蟲?你休說這般鳥話來嚇我。便有大蟲,我也不怕!”

他們話裏所提到的“大蟲”,指的是武鬆打虎的另一個主角——老虎。《水滸傳》裏為何將老虎叫做“大蟲”呢?

將老虎叫做“大蟲”,不是《水滸傳》的發明。事實上,早在晉朝時期,就有這種說法了。

東晉史學家幹寶搜索整理過一本記錄古代民間傳說中神奇怪異故事的小說集《搜神記》。書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扶南王範尋養虎於山,有犯罪者,投於虎,不噬,乃宥之。故山名大蟲,亦名大靈。”這是說,扶南國王範尋在山中養了老虎,有犯罪的人,投給老虎。如果虎不咬,便赦免那人的罪行。所以那山名叫大蟲山,也名大靈山。

原來,古人將一切動物都稱為“蟲”。就如清朝著名學者郝懿行對《爾雅·釋蟲》一章的注釋那樣:“或行或飛,或毛或蠃,或介或鱗,以蟲為象。”不管是行走的動物,飛翔的動物,還是長毛的動物,不長毛的動物,以及長著甲殼的動物,長著鱗片的動物,都是蟲。

同時,古人還將所有的蟲都進行了分類:獸為毛蟲,禽為羽蟲,龜為介蟲,魚為鱗蟲,人為倮蟲。你看,連人都是蟲的一類。還真是眾生平等呢!

《大戴禮記·曾子天園》進而指出:“毛蟲之精者曰麟,羽蟲之精者曰鳳,介蟲之精者曰龜,鱗蟲之精者曰龍,倮蟲之精者曰聖人。”鱗、鳳、龜、龍分別是毛、羽、介、鱗4種蟲類的精粹,而人類的精粹就是聖人。

在古人的眼裏,老虎是毛蟲的一類,是獸中之王。之所以叫“大蟲”,是因為古人以“大”為敬詞,將老虎叫做“大蟲”,實有尊敬之意。

古人又將五蟲的首領與五行方位相配,西方之神為白虎,東方之神為青龍。周星馳喜劇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裏師爺念了一句台詞“我左青龍右白虎”,在觀眾腦海裏留下很深的影響。那麽為什麽左邊是青龍,右邊是白虎呢?很簡單,左邊是東方,右邊是西方,這就意味著他處於坐北朝南的姿態,那是唯我獨尊啊。

既然老虎是獸中之王,代表著勇猛強悍,那麽古人又給一些勇猛之士取了綽號為“大蟲”。五代十國名將李瓊、北宋名將姚內斌等人,都得到了“大蟲”的綽號。《水滸傳》中梁山好漢之一、排名第八十四位的薛永,綽號“病大蟲”,這並不是說薛永體弱多病,而是說他跟老虎一樣厲害。

在《水滸傳》中還有一個“大蟲”,即“母大蟲”顧大嫂。顧大嫂“眉粗眼大,胖麵肥腰。插一頭異樣釵環,露兩臂時興釧鐲”,從外貌上看就很凶悍,不是尋常女子。

事實上也是如此,顧大嫂性情彪悍,頗有武藝,遇事很有主見,並參與策劃實施了丈夫孫新、妻弟孫立、孫立妻弟樂和等人投奔梁山一事。

現代人將性格彪悍的女子稱為“母老虎”,是否從“母大蟲”的綽號引申而來呢,就不得而知了。

【參考資料:《水滸傳》《爾雅·釋蟲》《搜神記》《大戴禮記·曾子天園》等】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