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指責金庸的文字不夠洋化,金庸回複:絕對不改

1997年7月28日,由香港無線電視台拍攝,李添勝執導,黃日華、陳浩民、樊少皇、李若彤等聯袂主演的電視連續劇《天龍八部》在香港TVB翡翠台首播後,不久被引進到內地,並在內地掀起收視狂潮。

當時,內地有5個衛視台聯播《天龍八部》,34家省級電視台幾乎同一時間播放《天龍八部》。《天龍八部》收視率穩居第一。有關部門非常重視,出台了限製引進港劇、黃金時段不能播放港劇等措施。

《天龍八部》的熱播,使得金庸武俠小說的熱度再次上升。金庸15部三聯版小說在內地賣得非常火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印。可是,有一部分以正統自居的作家,非常不屑於金庸武俠小說的走紅。其中,就有作家王朔。

王朔的一些朋友,是金庸的粉絲,很喜歡看他的武俠小說。王朔本身不屑於金庸的武俠小說。當《天龍八部》在內地火爆後,王朔在朋友的推薦下,買了一套7冊裝的《天龍八部》小說,“捏著鼻子看完了第一本,第二本怎麽努也看不動了”,於是憑借“一道菜的好壞不必全吃完才能說”的自信,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了一篇《我看金庸》,對金庸和他所寫的武俠小說進行破口大罵。

綜合《我看金庸》一文而言,王朔對金庸武俠小說的指責,分為幾個方麵。

一是剽竊。王朔認為金庸抄襲《紅樓夢》的人物設定,“他是真好意思從別人的作品中拿人物,一個段譽為何不叫賈寶玉?”

二是語言太老套,不夠洋化歐化,“老金從語言到立意基本沒脫舊白話小說的俗套。老金大約也是無奈,無論是浙江話還是廣東話都入不了文字,隻好使死文字做文章,這就限製了他的語言資源,說是白話文,其實等同於文言文。”

三是主題刻板,一成不變,“國舊小說大都有一個鮮明的主題,那就是以道德的名義殺人,在弘法的幌子下誨淫誨盜,這在金庸的小說中也看得很明顯。”

四是塑造的人物有誤導之嫌,“金庸很不高明地虛構了一群中國人的形象,這群人通過他的電影電視劇的廣泛播映,於某種程度上代替了中國人的真實形象,給了世界一個很大的誤會,以為這就是中國人本來的麵目。”

從這篇文章裏,我們可以看出王朔從骨子裏對港台文學藝術的傲慢和輕視。在文章的開頭,他便直截了當地說:“港台作家的東西都是不入流的,他們的作品隻有兩大宗:言情和武俠,一個濫情幼稚,一個胡編亂造。”在文章的最後,他又將“四大天王”“成龍電影”“瓊瑤電視劇”“金庸小說”稱為是“四大俗”。

有意思的是,將港台文學文藝罵為“四大俗”的王朔,本人也被別人視為“痞子文學”。

王朔的文章在《中國青年報》發表後,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媒體記者對此進行輪番報道。各方麵的評論家和作家紛紛站出來表態。一時之間,各大論壇熱鬧得跟過年一樣。

那麽,這場論戰中的另外一個主角金庸先生,又是怎麽表態的呢?

當時,金庸先生居住在香港,不少內地記者打電話到他家裏,進行電話采訪。但金庸一直沒有進行正式回應。後來,上海《文匯報》收集了許多關於這場論戰的文章,專程郵寄給金庸,金庸這才於1999年11月4日致信《文匯報》,對這件事進行了正式回複。

在回複中,金庸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武俠小說“情節巧合太多;有些內容過於離奇,不很合情理;有些描寫或發展落入套子”等缺點,並表示在自己以後的作品中(如果有勇氣再寫的話)希望能夠避免。同時,金庸又明確表示,“至於王先生說我的文字太老式,不夠新潮前衛,不夠洋化歐化,這一項我絕對不改,那是我所堅持的,是經過大量刻苦鍛煉而長期用功操練出來的風格。”

後來,金庸還在另外一篇文章《不虞之譽和求全之毀》中,以較大的篇幅回應此事。金庸的語氣一如既往地平靜緩和,娓娓道來,但綿裏藏針,非常厲害。

文章的第一段是“八風不動”,意思是你的話不會讓我覺得沒麵子,因為你的境界遠遠不夠。

第二段回應所謂“四大俗”,表示與香港歌星四大天王、成龍先生、瓊瑤女士相提並論,“深自慚愧”。

第三段談到在北京大學演講時,曾經正麵評價王朔的小說,“王朔的小說我看過的不多,我覺得他行文和小說中的對話風趣幽默,反映了一部分大都市中青年的心理和苦悶”。通過王朔、金庸的互評,高低立現。

第四段順便挖苦了王朔一把,“王朔先生說他買了一部七冊的《天龍八部》,隻看了一冊就看不下去了。香港版、台灣版和內地三聯書店版的《 天龍八部》都隻有五冊本一種,不知他買的七冊本是什麽地方出版的。”言下之意是:你王朔顯示不會買的盜版吧?作為一個寫字的作家,你好意思買盜版?

在王朔、金庸論戰喋喋不休之際,有人分析王朔之所以要主動跳出來“炮轟”金庸,是因為“文人相輕”,或者說“年輕氣盛”“初生牛犢不怕虎”。我倒願意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問題。

王朔發起這這場論戰的時間,是在1999年秋冬時節。2000年初,王朔出版了第一本隨筆集《無知者無畏》,收錄了王朔近年“閑來無事”時寫的文藝批評文章。《無知者無畏》的水平參差不齊,讓許多讀者很失望,但仍然賣得非常不錯,首印20萬冊沒用多久時間就賣完了。《北京晨報》評論文章分析說:“除了名人效應外,傳媒的大肆炒作著實幫了他一把。”

由此而言,王朔還是深諳炒作之道啊。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