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先後在北京和廣州居住,為何選擇上海度過晚年?

1912年,31歲的周樹人提著一個大皮箱來到北京,在教育部擔任僉事,由此開啟了長達14年的北漂生活。

1918年,周樹人在《新青年》上發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篇用現代體式創作的白話短篇小說《狂人日記》時,第一次使用“魯迅”為筆名。在那以後,“魯迅”兩個字就成為中國現代文學的一麵旗幟。

1926年8月,魯迅離開生活了14年的北京,遠赴福建,應邀擔任廈門大學的國文係教授。4個月後,魯迅辭去職務。1927年1月,魯迅應邀到廣東廣州,在中山大學擔任教務主任兼文學係主任。

魯迅在廣州與許廣平生活在一起,度過了一段愜意的時光。魯迅是一名美食家。在許廣平的帶領下,魯迅對薈芳園、別有春、妙奇香等粵菜館進行了多次實地“考察”,得出結論是“這裏很繁盛,飲食倒極便當,食物雖較貴而質料殊佳”。

不過,魯迅在廣州也沒有停留很久。當年10月,魯迅和許廣平雙雙離開廣州,來到上海。

從1927年到1936年,魯迅在上海生活了9年,度過了人生的最後時光。期間,魯迅除了1次回浙江紹興老家和2次到北京辦事外,一直留在上海。

在民國時期,北京、上海、廣州是中國最繁華的3座大都市(現在也是)。為什麽魯迅會將上海作為人生旅途的最後一站?

其實,魯迅最初來到上海時,在生活、工作上頗為不習慣。

上海的房租極為昂貴。當年,魯迅在北京居住時,還能夠依靠不菲的薪酬和稿酬,在八道灣胡同和阜成門外購買兩處房子。可魯迅到了上海後,就因為昂貴的房租傷透腦筋,甚至因為頂費(中介費)很高,他和許廣平不敢換租房子,因為“屋少費巨,殊非目下之力所能堪任”。在上海買房子?不存在的。想都不敢想。

魯迅非常不習慣上海的生活環境。上海的喧囂嘈雜、經久彌漫的煤煙、不絕於耳的麻將聲,都讓魯迅從心底裏感到厭惡。

此外,魯迅對上海文人的造謠生事、害人賣友等行徑都感到不可思議。許多上海文人的文章裏麵充滿著打打殺殺的暴力詞語,擺出橫掃文壇、破壞一切的架勢。

因此,魯迅來到上海之初,多次在給朋友的信件中表示,“欲北歸或另覓居屋”。可是,魯迅並沒有將這種想法付諸實踐。

魯迅之所以繼續在上海居住、生活,是因為上海有著北京、廣州不具備的優勢。

一方麵,上海在生活保障、創作保證、文化氛圍等方麵有其它城市無法相比的優勢。

上海是當時中國最大的都市,號稱“遠東第一大城市”。這裏不但經濟發達、商業繁榮,還是教育文化事業極為活躍的地方。

在教育方麵,上海有複旦大學、交通大學、同濟大學、暨南大學、聖約翰大學、大夏大學、中華大學、光華大學、勞動大學、立達學園等知名高等院校。在文化方麵,受北伐戰爭的影響,大批文化人來到上海,使得上海取代了北京,成為了中國的文化中心。魯迅作為一名文化界人士,當然願意在文化中心生活、工作。

上海發達的經濟,使得魯迅能夠獲得比較豐厚的版稅和稿酬收入。我們知道,魯迅在上海期間,沒有在大學裏任教,而是成為了一名自由撰稿人。魯迅就是依靠比較豐厚的版稅和稿酬收入,得以在上海過上了比較體麵的生活。

眾所周知,魯迅在上海生活時,創作了大量的雜文。這些雜文被譽為“匕首和投槍”,攻擊有力量、有戰鬥性,如果放在其他地方,很難發表出來;而在上海,由於報刊眾多,發表沒有太大困難。就算有困難,魯迅換一個筆名就能夠重新發出來。

另一方麵,上海能夠為魯迅提供比較安全的人身保障。

魯迅在上海租住過3個地方:景雲裏23號:四川北路2093號、與山陰路132弄9號。這些地方都在虹口範圍,屬於“半租界”。

為什麽叫半租界呢?

這是因為,這一大片地方,雖然不屬於租界範圍,但由於地處租界與華界的緩衝區域,不但有大量中國人居住,也有許多外國人居住。魯迅在這裏居住,能夠獲得比較安全的人身保障。

1932年11月,魯迅曾經去北京看望母親和朱安時,北京師範大學曾經去探訪他,住在上海租界是否危險,魯迅回答:“租界和內地現在沒有什麽分別,帝國主義和統治階級原是一家人,統治階級現在很靈敏,不過現在被統治階級也很靈敏,所以現在沒有什麽危險。”

由於居住的地方是半租界,因而魯迅將自己的一本雜文集命名為“且介亭雜文”。“且介”是“租界”二字的一半,“亭”是當時上海文人居住的一種狹窄亭子間。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