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怕不是對福建有什麽誤會,筆下的福建人都比較慘

香港武俠小說家金庸先生是浙江海寧人。清朝時期,浙江和福建都屬於閩浙總督管轄的範圍,算是一家人。金庸的武俠小說世界裏,自然少不了福建人的身影。可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金庸筆下的福建人都比較慘。

大家最熟悉的,當然是《笑傲江湖》裏的福威鏢局。

福威鏢局的辦公地址,位於福建省福州府西門大街,由林遠圖創建。林遠圖的兒子林震南作為福威鏢局的第二代傳人及總鏢頭,信奉“多交朋友,少結冤家”,使得福威鏢局發展壯大為一個集團公司,在全國各地有10處分公司,兵強馬壯。

然而,福威鏢局沒有威風多久,便在《笑傲江湖》第一章裏慘遭滅門,自林震南夫婦一下,連買菜煮飯的廚子在內,全部被殺。隻有林震南的兒子林平之僥幸逃脫。

這樣就行了嗎?並沒有。林平之的下場也不妙。林平之在練成辟邪劍法後,濫殺無辜,還無情地殺死了這個世界上唯一愛著他的嶽靈珊,最終被令狐衝刺廢四肢,囚禁在西湖之底。

還有比福威鏢局更慘的嗎?有。

在《天龍八部》裏,有一個來自福建建陽的幫派,叫一字慧劍門。一字慧劍門上下三代62人,慘遭天山童姥殺掉,唯一逃脫的人叫卓不凡。卓不凡逃到長白山後,偶然得到前輩高手遺留下來的劍經,勤練30年,隨即出山報仇,在殺掉了幾名好手後,得到了“劍神”的稱號。

“劍神”的稱號聽起來非常厲害,不料卓不凡運氣真心不好,遇上了虛竹。卓不凡在與眾島主洞主逼迫虛竹解密生死符時,被被身負逍遙派三大高手百餘年內力的虛竹輕鬆打敗,負氣離去,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在金庸先生經典小說《射雕英雄傳》裏,有一個沒在書裏現身,但非常重要的人物:黃裳。

黃裳是一名文官,在50歲時擔任福州知州。有一年,黃裳在校讀《萬壽道藏》時,無師自通地悟得了武功中的高深道理,修習內功、外功,成為了一位武功高手,並在帶兵進剿明教時,殺掉了明教的幾名高手。

明教不服氣,聯合名門大派的高手來找黃裳報仇。黃裳寡不敵眾,被他們打敗,受傷逃走。名門大派的高手“一不做二不休”,將黃裳家裏的父母妻兒殺了個幹幹淨淨——你看,這又是一件滅門的慘劇。

在《鹿鼎記》裏,有兩個福建人,分別是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和昆侖派高手馮錫範。

陳近南是福建漳州人,在江湖上非常有名氣,人們常說“平生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可見對他的敬仰。陳近南除了有很高的武功之外,還具備優秀的統領才能。但是,由於陳近南對鄭家有一種愚忠,處處受製於鄭克塽,最後被鄭克塽偷襲殺死。一代英雄,死於鼠輩之手,堪稱悲劇。

馮錫範是鄭克爽的師父,又是他的家臣,武功高強,心狠手辣,是一名反派人物。在《鹿鼎記》的結尾時,馮錫範被韋小寶以偷梁換柱之計成為茅十八的替死鬼.落得身首異處下場。

在金庸小說裏,還有一些不被人注意的福建人。

在《笑傲江湖》第22回《脫困》中,出現了一個福建人,他是由河北滄州遊擊升任福建泉州參將的吳天德。吳天德在上任途中作威作福,欺壓百姓,被令狐衝抓住教訓了一頓。

此後,令狐衝假扮成吳天德,暗中幫助恒山派等諸多弟子。至於可憐的吳天德本人,就沒人管他了。

在《碧血劍》第13回“揮椎師博浪,毀炮挫哥舒”裏,袁承誌去刺殺皇太極時,聽到皇太極和範文程等大臣談論到洪承疇。

洪承疇不是虛構人物,而是真實存在的曆史人物。他是福建泉州人,原本是明朝的薊遼總督。1641年,洪承疇率領13萬精銳部隊與清軍決戰,可惜兵敗被俘。洪承疇在皇太極的誘降下,投順了清朝,此後終生為清朝效力。因此,洪承疇在曆史上的聲名不佳。

金庸除了將福建人寫得比較慘,還對福建方言有“負麵評價”。

在《笑傲江湖》裏,金庸曾經從側麵評價過福建方言:“鄭萼聰明伶俐,能說會道,來到福建沒多日,天下最難講的福建話居然已給她學會了幾百句。”

在這裏,金庸居然把福建方言說成“天下最難講”的語言——誰讚成,誰反對?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