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公開自稱“我”,為什麽會被人譏為不懂禮儀?

“我”字是一種最常用的漢字之一。我們在小學就學過,“我”是第一人稱,“你”是第二人稱,“他(她)”是第三人稱。不管是在文學作品中,還是在現實生活裏,自稱“我”都是一種很普遍的做法。

而在古代,如果一個人社交場合或者是公共場合,直接自稱為“我”,會被譏笑為不懂禮貌。

這是什麽原因呢?與“我”字的來曆有關。

“我”字最早出現在甲骨文上,距今已有3000多年曆史。甲骨文“我”字,字音為“wo”,代表商朝晚期一種用來行刑殺人和肢解牲口的凶器——大斧。這種大斧有柄有鉤,斧口還有一排鋒利的鋸齒。

眾所周知,在漫長的歲月裏,中國古文字不斷進行變遷。“我”字也不例外。到了西周時期,甲骨文演變成金文,“我”字的結構發生了細微變化。長柄鋸斧的形象還保留著,隻是在斧柄下麵多了個一個腳鉤。

此後,經過七八百年的變遷,到了漢朝,漢隸出現了,漢隸裏的“我”字與現代社會書寫的“我”字就相差無幾了。

由於早在戰國時期,當初作為行刑殺人和肢解牲口使用的大斧,已經被更優良的凶器所淘汰,因而從漢朝、唐朝時期開始,人們就將“我”字作為第一人稱的帶用字,字音依然是“wo”。

這就是說,字還是那個字,但是含義變了。

然而,由於“我”字曾經有過凶器的含義,人們在社交場合或者是公共場合很少使用它,否則的話,會被別人譏笑為不懂禮儀。

那麽,在古代,人們在社交場合或者是公共場合,用什麽字來表示第一人稱?

如果是君主、天子、皇帝、諸侯等,會以“寡人”“朕”“孤”等字來表示自稱。

君主、諸侯多以“寡人”“孤”自稱。

實力較強的諸侯,自稱“寡人”。宋穆公在臨死前召集大司馬孔父嘉,當著他的把王位傳給哥哥的兒子與夷,這就是後來的宋殤公。宋穆公對孔父嘉說:“請子奉之以主社稷,寡人雖死亦無悔焉。”意思是要他好好侍奉宋殤公,這樣就算自己死了也無怨無悔。

實力較弱的諸侯,自稱“孤”。東漢末年,袁紹在擔任冀州牧時,曾經給公孫瓚寫信:“孤與足下,既有前盟舊要,申之以討亂之誓。”意思就是:我和你之前有過友好盟約,發誓一起討伐叛亂。

到了秦朝,秦始皇第一次采用了“朕”的說法,並將它變成了皇帝、天子的專用自稱。除了皇帝和天子,任何人都不能自稱為“朕”。否則,輕者人頭落地,重則誅滅九族。

如果是普通人,那麽一般用“餘”“吾”“予”等字表示第一人稱。到了漢朝、唐朝以後,又多了“仆”“鄙人”“不才”“某”“小人”“在下”等第一人稱詞語。讀書人愛用“小生”“晚生”,女性往往自稱“妾”“賤妾”“奴婢”。

如果是官員,在皇帝、天子麵前一般自稱為“臣”(到了清朝又多了一個“奴才”);在上級、同事麵前一般自稱為“下官”“卑職”等。

總之,極少人會在社交場合或者是公共場合使用“我”字。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北宋時期,就有這麽一位姓許的牛人,不管在什麽場合都直接使用“我”,從不使用“鄙人”“不才”“某”等謙稱。

《夢溪筆談》記載了這樣一則故事:賈魏公當丞相時,有一個道士姓許,不管對什麽人說話,都自稱為“我”。人們譏笑他為“許我”。許道士非常有才華,隻是性格孤傲,行事怪誕,不把公卿貴族放在眼裏。賈魏公聽說後,多次派人邀請他來見一麵,都被他拒絕了。好不容易請他來了,他騎著毛驢要直接進入丞相大廳。門吏將他阻止在門外,稱:“這是丞相大廳,哪怕是丞郎也要下馬。”

許道士說:“我沒有什麽求助於丞相,是丞相邀請來的,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許道士果然掉頭就走。賈魏公知道後,派人上門道歉,誠摯邀請,許道士終究沒有再去。賈魏公因此感歎萬分,說:“許道士隻是一個普通人,隻是因為無求於人,就可以不受權勢的屈服,更何況那些以道義為己任的人呢。”

你看,這位許道士僅僅是敢自稱“我”,就引起了丞相的注意,而被傳揚一時。

在唐朝時期,還有一位敢用“我”字的牛人,他叫李白。

我們來背一背李白那些使用“我”字的詩歌吧:“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我本不棄世,世人自棄我”“我思仙人,乃在碧海之東隅”“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待我來歲行,相隨浮溟渤”……

當然,到了李白這種層次,就沒人敢譏笑他不懂禮儀了......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