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懂李鴻章,如今方知真中堂?隻因你已變成自己討厭的模樣

俗語雲:“蓋棺論定。”晚清李鴻章死了100多年,對於他的議論,依然沒有停歇。

其中一句話必然是:“年少不懂李鴻章,如今方知真中堂。”言下之意是說:小時候我們不懂事,誤解過李鴻章、罵過李鴻章。現在懂事了,才明白李鴻章是真正的偉人。

時代在進步,社會在發展,人們的認識在不斷擴展邊界,對李鴻章的評價呈多元化,這本身是一件好事。

然而,臧否曆史人物,就一定要從一個極端,跳躍進另一個極端嗎?

幾十年前,李鴻章身上帶著“賣國賊”“貪官”等標簽,受到千夫所指,人人唾棄。大家都恥於與他發生任何關係,恥於將自己的名字和他聯係在一起。時至今日,風向變了。似乎在一夜之間,李鴻章洗刷了身上所有標簽,換來的是“愛國者”“治國能臣”等標簽。在影視劇、報刊文章的渲染下,一個忍辱負重、忠心耿耿、盡心盡責為大清王朝效力的“裱糊匠”形象,展現在世人麵前。

如果清朝時有互聯網,那一定會有人痛心疾首地說:哪有什麽歲月靜好,不過是李鴻章在替你負重前行。

為什麽會發生這樣的“乾坤大挪移”呢?

100多年來,李鴻章還是那個李鴻章,沒有任何改變。關於李鴻章的史料挖掘,也沒有取得什麽顛覆性的發現。唯一改變的是人,是對他做出迥然不同評價的人。

沒錯,是你變了。你變成了自己曾經討厭的模樣。

幾十年前,你還是一個懵懂少年,對這個世界有著膚淺而真摯的看法:

——那時候,你崇拜林則徐、關天培等英勇抗敵的民族英雄,認為李鴻章簽訂不平等條約是不對的;

——那時候,你崇拜“還我河山”的嶽飛和“封狼居胥”的霍去病,認為李鴻章主張放棄新疆是不可接受的;

——那時候,你崇拜廉潔自守的官員海瑞、包拯,認為李鴻章依靠手中的權力聚斂巨額財產是錯誤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在慢慢長大、成熟。你考上大學,參加了工作,進入到錯綜複雜的成年人世界。成年人世界有著自己的運行規則。也許,最開始你是不適應的,有過一番痛苦的掙紮。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磕磕碰碰之後,你越來越適應成年人世界的運行規則。到後來,你更是變得遊刃有餘、長袖善舞了,甚至還有足夠的資曆和經驗去教導和安撫後來的年輕人。

台灣歌手鄭智化在《水手》裏唱:“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戲,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麵具。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總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陣的空虛。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看到了嗎,這幾乎就是你真實生活的寫照。

於是,悄然之間,你對世界的看法有了改變:

——李鴻章簽訂不平等條約?沒有什麽不對,都是慈禧太後逼迫他做的嘛。你知道李鴻章李大人有多為難嗎?他在風燭殘年時,放棄了優越的生活,放下了全部的尊嚴,冒著生命危險,在談判桌上與列強們討價還價,就為了替中國省一點銀子。對了,李鴻章在日本參加《馬關條約》的談判時,還挨了一槍,為中國省下1億兩銀子的賠償。

——李鴻章主張放棄新疆?“當家才知柴米貴”,李鴻章是大清王朝的當家人,要將一個銅板掰成兩半來花,國家經費開支有限,不如“暫棄新疆,劃界自守,將塞防經費挪作海防之用”。畢竟,在李鴻章看來,遙遠的新疆對於龐大的帝國來說無關痛癢,就算失去了,也沒啥損失。對吧?

——李鴻章利用手中權力聚斂巨額家產?其實嘛,作為李鴻章那樣的朝廷重臣,治世能臣,利用權力來賺一點錢,沒什麽大不了。你知道李鴻章有多辛苦嗎?他為國家作出了那麽多,難道不應該獲得一點回報嗎?他已經做得夠好了!梁啟超不就說了嗎?“吾敬李鴻章之才,吾惜李鴻章之識,吾悲李鴻章之遇。”

曾經麵目可憎的人,變得親切和藹起來。

曾經十惡不赦的人,為大家爭相頌揚。

曾經千夫所指的人,成為眾人效仿的對象。

因此,你不再討厭和唾棄李鴻章。甚至進一步而言,如果給你一個機會,你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變成李鴻章的樣子。

這是時代的悲哀,還是你的悲哀?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