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與西安的不解之緣:寫一首詩歌流傳至今

陝西省的省會西安,是中華文明和中華民族重要發祥地之一。從周朝以來,共有10多個王朝在西安建都。因此西安號稱“十三朝古都”。悠久的人文曆史,給西安留下了豐鎬都城、阿房宮、兵馬俑、未央宮、長樂宮、大興城、大明宮、興慶宮等曆史文化遺跡。

眾所周知,林則徐是福建人,他怎麽與西安扯上關係的呢?

當然有關係了。

林則徐於1823年2月17日複出,任職江蘇按察使,時年38歲。1827年6月,林則徐轉任陝西按察使、代理布政使。於是,林則徐就風塵仆仆地奔赴陝西西安任職。

這是林則徐第一次來到西安。

不過,林則徐隻在任一個月,即被調任江寧布政使。由於繼任者還沒到任,林則徐留在西安繼續處理公務。當時正是夏季,陝南略陽一帶發生水災。林則徐向來很關心民生,接到受災報告後,立即前往略陽,查看災情,安撫受災百姓,組織抗洪救災工作,並緊急奏請朝廷多增加災民一個月的口糧,以解燃眉之急。

林則徐發現,略陽縣城三麵環水,曆史上就多次遭到洪水肆虐。林則徐又參與略陽縣城遷建事宜,奏請朝廷同意,將縣城搬遷到鳳凰山下的文家坪一帶。

直至繼任者抵達西安,林則徐與他辦理交接工作後,才離開西安,回到江南。

林則徐回到江南後,曆任江寧布政使、湖北布政使、河南布政使、東河河道總督、江蘇巡撫、湖廣總督等職。1838年,林則徐奉命出任欽差大臣,到廣東查禁鴉片。林則徐與外國鴉片販子鬥智鬥勇,最終將他們的鴉片盡數收繳,在東莞虎門銷毀一空,是為“虎門銷煙”。虎門銷煙後,林則徐因為主戰派立場,被清廷當作第一次鴉片戰爭的“替罪羊”,被革除職務,流放到新疆伊犁,效力贖罪。

1842年5月,林則徐前往新疆伊犁途中,經過陝西西安。這是林則徐第二次來到西安。上次,他是到西安任職;這次,卻是以“罪臣”身份經過西安。撫今憶昔,如何不讓林則徐感慨萬千?林則徐來到西安之前,就染上瘧疾,因此暫時停留在西安,臥床養病。

林則徐身染重病,但仍然心憂天下。他請陝西布政使朱士達把自己從前主持刊刻的《炮書》轉送陝西撫標中軍參將馬輔相,希望他參考這本書造出新式大炮,以抵禦外敵入侵。

病好後,林則徐不得不於8月11日帶著兩個兒子林聰彝、林拱樞,和幾個仆人,在西安與妻子依依惜別,踏上西行的征途。林則徐在離開妻子之際,寫了兩首詩《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其一是:“出門一笑莫心哀,浩蕩襟懷到處開。時事難從無過立,達官非自有生來。風濤回首空三島,塵壤從頭數九垓。休信兒童輕薄語,嗤他趙老送燈台。”其二是:“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謫居正是君恩厚,養拙剛於戍卒宜。戲與山妻談故事,試吟斷送老頭皮。”

這兩首詩,表達了林則徐願為國獻身,不計個人得失的崇高精神。第二首詩歌更為有名,其中“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已成膾炙人口的名句,也是林則徐滿腔愛國主義情懷的濃縮和寫照。

林則徐被流放到新疆後,過了幾年流放生活。1845年,林則徐被清廷重新啟用,任命為陝甘總督,不久授任陝西巡撫。1846年,林則徐從蘭州來到西安任職。這是林則徐第三次來到西安。

這時候的西安,不同於1927年的西安,也不同於1942年的西安。

第一次鴉片戰爭中,清廷為了解決巨大的軍費開支,下令各省捐銀。其中陝西必須捐銀100多萬兩。戰爭結束後,中英簽訂了《南京條約》。《南京條約》中規定清廷要賠款2100萬銀元。這筆賠款,也分割到各省。陝西自不例外,光是安府鹹寧、長安兩縣,每年就需繳納2萬多兩賠款銀。這些軍費開支和戰爭賠款,最終落到老百姓頭上。與此同時,陝西幾乎連年遭遇災荒。老百姓的生活陷於極度困難狀態,許多老百姓不得不鋌而走險,走上了“刀客”的道路。

林則徐雙管齊下。一方麵全力賑災,勸告富商出錢、出糧賑濟災民,舒緩百姓疾苦;另一方麵,整頓訓練官兵,出台獎勵政策,鼓勵各地官府積極緝捕“刀客”。在林則徐的整頓下,陝西情況有所好轉。

1847年,清廷命令林則徐轉任為雲貴總督。當年3月,林則徐抱病啟程離開了西安,此後再沒回來過。

【參考資料:《林則徐在西安》《林則徐生前曾三次來陝》等】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