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還沒派兵攻打燕國,為何太子丹要派荊軻刺殺他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荊軻刺殺秦王嬴政,是戰國末期的一曲慷慨悲歌,2000多年後依然讓人感動不已。

安排荊軻刺殺秦王的人,正是本文的主人公:燕國太子丹。

從戰國七雄的地圖上看,秦國和燕國並不接壤,他們之間隔著魏國、趙國、齊國。因此,在很長的時間裏,秦國執行“遠交近攻”戰略,和燕國相安無事,沒有發生戰爭、衝突。在荊軻刺殺秦王的公元前227年,秦王也沒有派兵攻打燕國,太子丹為什麽要安排這次刺殺行動?

這有兩方麵的原因。

一是秦王攻打燕國,是遲早的事情。

戰國末期,秦國的實力已經很強大了,吞沒六國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六國對秦國都十分警惕,卻又無可奈何。

按照“遠交近攻”戰略,秦國第一個收拾的是鄰居韓國。公元前230年,韓國降將內史騰率領秦國軍隊,攻陷了韓國,俘獲了韓王安,親手終結了自己國家的國運。接下來,公元前228年,秦國名將王翦率領秦國軍隊攻打趙國,很快就攻陷趙國國都邯鄲,趙王遷被迫投降。王翦大軍一路西進,兵鋒直抵趙國和燕國之間的易水河畔。

麵對咄咄逼人的秦國軍隊,哪怕再遲鈍的人,也會想到秦國軍隊下一個目標就是燕國。在戰國七雄裏,燕國和韓國都是實力墊底的國家,抵擋不了秦國的虎狼之師。隻要王翦大軍渡過易水河,燕國在頃刻之間就會灰飛煙滅,根本不給人想象空間。

燕國太子丹是燕王喜的長子,對國家麵臨的危險形勢憂心忡忡,想盡了一切辦法,期望能夠挽狂瀾於既倒。然而,這些辦法都沒有什麽用。最終,太子丹在鞠武、田光的力薦下,找到了荊軻,請他前往秦國刺殺秦王。顯而易見,這不是一個光明正大的辦法,卻是行之有效的策略——如果荊軻能夠完成使命的話。

不幸的是,荊軻運氣太差,刺殺行動宣告失敗。燕國因此失去最後一次挽救國運的機會。

二是太子丹與秦王嬴政有私人恩怨。

太子丹在少年時代,曾經被父親燕王喜送去趙國當人質。

堂堂燕國太子,怎麽會去別國當人質呢?這是因為,在春秋戰國時期,諸侯國之間簽訂和平協議後,為了表示遵守承諾,維持信譽,會互相派遣人質。這種人質不能是別人,必須是王子。

人質生活在別國的都城裏,不能輕易離開,否則就是背叛盟約。如果雙方兵戎相見時,被進攻的一方就被將人質送到國家都城,一是要挾,二是提醒對方遵守盟約。

太子丹在趙國當人質時,遇見了同樣在趙國當人質的嬴政。“同為天涯淪落人”,大家都是人質,有很多共同語言,因此太子丹和嬴政很合得來,成為了好朋友。

燕國是小國,所以王子們做人質的幾率很大。太子丹結束了在趙國當人質的生活後,還沒來得及高興,又被父親燕王喜送去秦國當人質。那時候,嬴政已經回到了秦國,當上了秦王。照說,秦王嬴政應該對當年患難之交的小夥伴太子丹給予優厚的待遇。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秦王對太子丹很不友好,還有意無意羞辱他。

太子丹很是失望,找了一個機會逃回了燕國。從那時候開始,太子丹就立下一個願望,要對秦國進行報複。然而,這談何容易?燕國與秦國相比,實力相差懸殊,所謂報複無異於“雞蛋碰石頭”。太子丹隻好將報複的念頭藏在心底,等待良好的時機。

所以,太子丹派遣荊軻刺殺秦王,實際上既有國恨家仇,又夾雜著個人恩怨。

荊軻刺殺秦王後,徹底惹怒了秦王。秦王當機立斷,立即派遣大將軍王翦率部攻打燕國。燕王喜與趙國代王嘉聯合起來,在易水河與王翦大軍展開一場激戰……結果是,王翦打敗了燕國、趙國聯軍,渡過了易水河。公元前226年,王翦大軍攻陷了燕國都城薊城。燕王喜和太子丹逃出薊城,躲到遼東郡襄平(今遼寧省遼陽市)一帶,但是秦國大軍依然在後麵緊追不舍。

這時候,趙國代王嘉寫信給燕王喜,說秦王最恨的是太子丹,如果他將太子丹的首級獻給秦王,沒準秦王會放過燕國。燕王喜信以為真,將自己的兒子太子丹殺死,將其首級獻給秦國。

當然,如你所知,這並沒有什麽用。公元前223年,秦國軍隊俘虜了燕王喜,滅掉了燕國。

一場由太子丹策劃的大戲,至此宣告結束。

【參考資料:《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等】

評論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